东方极蓝

全凭私心作祟。

#海王骨科#Pain

Orm从没想过自己会陷入这样的境地。

Arthur一定是气疯了。


他身上的伤口还在流血,跪姿也令他头晕目眩,然而这些都比不上他同母异父的兄长正在对他做的——

Arthur把他摁在柔软的沙滩上,从后面深深地……

Orm张着嘴,想叫又叫不出来,他从小养尊处优,又武艺精湛,就算亲身上战场上也最多受过些皮肉伤,哪曾经历过这个。

鲜血顺着大腿淌下来。

这世界一定是疯了。


事情要从两个月前,亚特兰蒂斯新王的登基典礼说起。

Orm也受邀列席。他明白,这是加诸于败者的惩罚之一。母亲回来了,王位的交付如此理所当然,人们效忠的对象换了一个,而他们对此...

#虫绿#网【3】

1   2


“……死者三十四岁,男,身材微胖,身上仅一处伤口,死于失血过多。”

说话的是Hank,他们这里的法医。据说这家伙是个天才,不知道为什么放弃了接触国家机密,譬如制造核武器这样的任务,到了这个警察局来天天解剖尸体。他面无表情地把尸检报告往Scott桌上一丢。“这是一具没有亮点的尸体。”

Scott把报告翻开看了一眼就递给Harry,戏谑道:“假如你的求婚理论成立的话,这家伙可不像是个钻戒。”

Harry扫了几眼。“死者的身份查出来了吗?”

Peter气喘吁吁地从外面跑进来,“查出来了。根据指纹对比结果,死者名叫Jim Stewart,未婚...

#虫绿#网【2】

1


半夜的时候Peter醒来,只觉得心跳异常快,出了一身汗。他定了定神,起身到厨房找水喝。

Harry却也醒着,披着黑色睡袍坐在高大的落地窗旁。

天空已经开始透出灰蓝。晨曦浸透了黑夜,一点点渗出来。

“嗨。”

Harry有些意外。

“才六点。”

“是还早,”Peter解释道,“有些口渴。”

Harry伸手指了指冰箱,自己仍坐在原地。

Peter打开那个大得有些不切实际的冰箱门,一阵冷意铺面而来,瞬间让他狠狠地清醒了一下。上层整整齐齐码着两排气泡水,中间有寥寥几个柠檬,下层全是啤酒。

单身汉的冰箱。

他伸手拿了一支水,拧开瓶盖,迫不及待灌下一大口,感觉从梦魇的余韵里...

#虫绿#网【1】

Scott伸了个懒腰,看到整个局里除了自己这儿,就只有一处的灯还亮着。

又是那儿。

总是那儿。

那个人仿佛不知疲倦,每天都通宵达旦地工作。

Scott走到自动贩卖机前,投币买了两罐咖啡,往夜班室之外的唯一亮灯走去。

那人正埋头看材料,并没有察觉到他走近。Scott不由得站定多看了两眼。

他仿佛永远只穿熨烫平整的黑色衬衫,让人怀疑他家里是不是有几打一模一样的,袖子挽到小臂处,纽扣随意地解开几颗,从Scott的角度能居高临下地看到两截清晰的锁骨。显示器莹莹的光映在他脸上,刘海柔软地搭下来,睫毛很长,下颔尖尖,委实是个非常俊秀的年轻人。

“咖啡?”

Harry Osborn讶然抬头,...

美哭了!!!(擦口水

十四四:

白发的道长我很喜了呜呜呜

来自于东方极蓝太太的《受制于人》最后一章 

→→  http://palette295.lofter.com/post/1e29617c_ef2ac38f

然而我最喜欢的是道长喝酒舞剑那里嘿嘿嘿

呜哇神仙写文@东方极蓝 

#薛晓#受制于人(番外)

迟到了,原谅我(跪


没看过正文的戳我


“听说了吗?”

“二公子要回来啦!”

“哪个二公子?”

“咱们家老爷不是只有一根独苗吗?”

“哎呀你们新来的不知道,咱们二公子啊,不是老爷亲生的,可跟亲生的也没什么两样!”

“哼那又怎么样,大公子才是我心头明月光!”

“说句不怕冒犯的话,咱们大公子虽然风采非凡,但毕竟太高不可攀了,我有时候看到他,比看到老爷还不敢大出气。虽然大公子从不发火,但总教人觉着不敢冒犯。但二公子可不一样,他从小性子活泼,可爱跟我们逗趣了。”

“那为什么我都来了一年多了,从来没见到这位神秘的二公子?”

“咱们二公子三年前就上少林拜师学艺去了,你才来多久...

一波广告。

唯一ID:东方极蓝 

微博

随缘

JJ


都是僵尸小号哈哈哈哈哈哈

确是本人(。

其他都不是(。

大家随便关注(。

才发现!敲棒!!打call!!

小小作文:

试着画了一下东方极蓝太太那篇《受制于人》第八章里的道长~

 (然鹅完全表达不出文里那种感觉,难受……)

#薛晓#受制于人【12】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那位住在后山小楼的客人是谁?”

“看着年纪轻轻,怎么头发全白了。”

“多年前我与他也曾有一面之缘,那时双眼能视物,发也是黑的,人称明月清风,不知多风流俊逸。”

“如今……”...


#薛晓#受制于人【11】

1   2   3   4   5   6   7   8   9   10


口鼻间都是血腥气,薛洋知道,这下多半是要死了。

他活了小半辈子,不久,死在他手上的人命没有几千也有数百。谁知道他薛洋就躺在这破烂杂草堆里,既不是被哪个报仇的人索命,恶鬼索命,也没被什么尸鬼反噬,却像个被利用完的破布娃娃一样被随处...

#薛晓#受制于人【10】

1   2   3   4   5   6   7   8   9


“道长,”薛洋眯着眼撩起车帘,任凭逐渐阳光细细碎碎洒进车厢。传来一阵由远及近的喧哗,数名稚子拿着风车追逐嬉闹而过,又有一名货郎手中摇着小鼓,吆喝着招徕生意。

“这些人与你素不相识,其中不乏鸡鸣狗盗、宵小之辈。云深不知处却是你钟爱之地,有你倾慕的知交与好友。这是亲疏之别。”

一队接亲...

#薛晓#受制于人【9】

1   2   3   4   5   6   7   8


“道长。”

晓星尘披衣坐起。

“什么时辰了?”他问道。

“接近寅时了。”

“难怪外边这样静,只有马蹄声清晰可闻。”

“道长近日浅眠,不再睡会儿?”

晓星尘欲言又止,末了还是轻轻喟叹一声:“你偏在这些小事上这样好心。”

薛洋轻笑道,“对道长来说是小事,于我却是大事。”

晓星尘喝罢半杯冷茶,起身摸索着推开半...

#薛晓#受制于人【8】

1   2   3   4   5   6   7


薛洋虽撂下狠话,行程却耽搁了。无他,晓星尘又病了。

这趟旅途本来于他就是煎熬,再被薛洋不分青红皂白一顿折腾,内外夹击之下,病势也来得气势汹汹。

起先薛洋只见他睡得沉,谁知是高烧不退。

本来修道之人,早就不受这些寻常病痛侵袭,晓星尘却如凡夫一般病得十分重,汤药也得撬开牙关才灌得进去。

叫了几个大夫,一半都说怕是不中用,另一半为了保住脑袋,...

#薛晓#受制于人【7】

1   2   3   4   5   6


“道长,我扶你上车。”

连马车都备好,可见此行势在必得。

晓星尘顿住:“不必。”

他摸索着车门自己钻了进去,如蝴蝶一头钻入张开的网。


一路上,除非必要,晓星尘都独自待在车里不声不响,枯坐出神。

别人只道他性格孤僻,初时还有几分恭敬,后来只当他又聋又瞎,渐渐便轻慢起来。这些人并非金家嫡系,不过是奉命把人带到,抱山散人的名头虽无人不晓,那也是远在天边的传说,这样一个形容枯...

#薛晓#受制于人【6】

1   2   3   4   5


盲眼的少女声音清脆,口齿伶俐,听她说话,就像咬了一口夏天的西瓜,又甜又脆。

“我今天在街上讨到了一百二十一文钱,留一百文买菜,剩下的买糖豆……”

“就知道吃,吃成一个胖妞,回头嫁个丑八怪!”

盲眼少女气得一蹦三尺高,举起竹杖就要打人:“你才要嫁丑八怪!”

少年敏捷避开,一面笑道:“哈哈哈,我是男人,不嫁人的。你就不同了,女大当嫁,懂不懂?”

“我也不嫁!我……我要跟着道长!”

“哟,你这野丫头还想赖在道长身边,当一辈子...

#薛晓#受制于人【5】

1   2   3   4


“什么故人?”

“对了,道长你还不知道吧。当日要不是他,你我也不会在义城相见。说起来,他还算是是牵线之人呢。”

“你是说,敛芳尊?”

“不错。”

晓星尘满腹狐疑。

“这是到了兰陵?为何来此?金家势大,你待……如何?”

“我待如何?”

“你可是记恨敛芳尊,要对他下手?”

薛洋顿了一下,瞬间爆发出一阵大笑:“哈哈哈哈原来……原来如此!你以为我千辛万苦带着你跑到兰陵,是要暗算金光瑶那家伙?”

晓星尘不语。

“道长,你刚才这番话又快又急,又说金家势大云云,可是...

#薛晓#受制于人【4】

1   2   3


如此,日日如此,薛洋像是上瘾了,每天将他翻来覆去地折腾,若他不肯吃饭喝药,便亲自上场强灌,又时时设下禁制逗弄他破解。若是破解不成,便要把他按在榻上颠鸾倒凤数个时辰。

晓星尘不敢乱试,至少有五分把握才尝试出手破阵,但他眼盲不便,薛洋每隔几日便换一次法术禁制,往往他稍有眉目,法阵又换了,晓星尘也无可奈何。

薛洋爱煞了同他玩这猫抓耗子的游戏,乐此不疲。


其他大多数时候便在马车上,东挪西腾,不像是随意游走,倒像是在赶路。

晓星尘早年云游四方,各地的方言都知晓一二,有时听得路人的只言片语,只...

#薛晓#受制于人【3】

1   2


薛洋回来,便看到晓星尘白衣上血迹斑斑,长发散乱,正要强行破除他的禁制——却像被一张无形的网扯住,晓星尘越是挣扎,网收得越紧,在他身上裂开一道道血痕。

他于极度愤怒与失望之下开口,声音竟是不可思议的平静:“道长,这法子不成的。”

他将药碗轻轻搁下,看着陷在阵中的人,“我这红尘笑的符文,用的是至阴之体的人血绘成,专克你这样纯阳的先天功。就算你找到了破阵的窍门,没有法器也别想轻易逃出去。”

晓星尘只觉身体如负千钧般沉重不堪,耳边似乎有无数个女子的笑声,呼喊着,唤他的名字,拉住他,不放他走。明明好像再一挣脱就能离开了,身体却又不受控制。他咬破舌尖,...

#薛晓#受制于人【2】

1


晓星尘外伤渐渐养好了,只是精神却一日比一日差。

薛洋遍访名医,得到的答案却大同小异。

“这就好比植物,内里一旦枯萎了,怎么都救不活的……”

“庸医!滚!”

回头看他,每日只是枯坐,也不知在想什么。

薛洋讨厌看他这幅样子,想法子逗他说话:“道长你恨我吗?你是恨我的吧。你想杀我吗?”

“我此生不会再拿剑。”

“那要是别人要杀你呢?”

“由他。”

薛洋勃然大怒:“除了我,谁也不许要你的命!”

两人一动一静,却都离疯魔不远了。


晓星尘日益消瘦下去。

他本来也不强健,几乎只剩下一把骨头,蒙眼纱布又总是被血染红。

薛洋知他旧疾发作,血泪难止,便道:“道长...

#薛晓#受制于人【1】

(改了很多次,一直改不好,烦躁

好久不写,手生了╭(╯^╰)╮

================= 


人有欲求,便有求而不得,便会受制于人。


晓星尘只觉腕上一痛,手中佩剑不由自主落地,已在脖颈上划下一道极深的血痕。

薛洋夺步前去一脚将地上佩剑踢开,按住他脖子的伤口:“你想一死了之?!”

晓星尘面色苍白地可怕,脸上血泪交错,双唇颤抖地厉害,半天拼凑不出一句完整的话:“……你,还要怎样?”

他朝薛洋的方向“看”了一眼,那双被白布蒙住的空洞眼眶里,仍源源不绝淌出血泪,竟像是要把血流干。

薛洋心中只觉大恨,虽然他...

#锤基#不止爱一下

这篇算是前文


偶然听到雨声,是大颗粒雨点打在塑料棚布上的沙沙作响,于是以为是下雨了。

loki吩咐助理开起除湿机,自己走到门外点了根烟,却看到天空苍蓝郁郁的一片,云浓密,但是哪来的雨。

既然烟都点上了,抽完一根再回去也无妨。虽然在大秀前争分夺秒的准备期,但那个圣马丁毕业的小妞助理在来的第一天就声明自己不能接受工作场所沦为吸烟室,loki只能到门廊里将就。他吸了一口尼古丁和致癌物,眯眼看颜色浑浊的天,是雾霾般的灰蓝。时尚界近年很喜欢这种暧昧不明的颜色,莫兰迪突然大热。他以专家挑剔的眼光分辨着云层色块的组合,它们比浪漫派大师的用色更细腻复杂,每一抹笔触都有千百个变化,无数细微着色共同...

#锤基AU#爱一下

Loki申请添加你为好友。

已同意。


【Hi

Sam介绍我来的

他说你很不错】


【你是指哪方面?】


(大约五分钟后)


【摄影。】


Thor怀疑自己表现的有点太轻佻。作为一个摄影师,他最擅长从图像分析一个人的性格。从头像来看,这个Loki,大概是个比较自傲的人。从长时间停顿,加上一个明显表达结束交流的句号,很显然他不喜欢这种聊天氛围。

Thor发了个表达友善的笑脸表情包。


早就听说摄影师里歪门邪道多,一上来还不知道对方美丑就开撩,可见是习惯成自然。

厌恶感涌上,Loki停顿了一下...

死侍2是漫威第一好电影!不接受反驳!

《死侍2》
一定要看!!!!
漫威第一!!!
吹爆!!!

有!
剧!
透!

剧!
透!




贱贱是我漫威第一男神!
因为!!
我狼叔!!!
我狼叔!!!
回来了!!!!!!
给贱贱打一万个call!!!!

同一个电影院
一年前看狼三在这里哭爆
哭了大半场电影
从7楼哭到1楼
站在路边号啕大哭

终于!!
终于!!

在电影院又差点感动到哭粗来

另外
我快银小天使
我杰克苏本苏的X教授
也有出镜!!
啊啊啊开心到昏厥

阿瓜新作超棒der!

一袋大虾:

神兄弟在地球之求婚篇

我不管我就是要发糖!!!!!

应该会画一个系列

求小心心,小蓝手!!!

#锤基#Fever番外

Fever正文


番外一 王子与王子的婚礼&蜜月旅行


“就算迟了点,婚礼还是必须要办的。”

神后Frigga很清楚地表达了自己的意思。作为主宰婚姻、家庭和生育的神,她在这些方面有绝对的权威,就连Odin都不会在这些领域提出挑战意见——前提是他敢。

再说,Frigga的立场也无法反驳,毕竟阿斯加德王族至少有好几千年没有举办过婚礼了。大公主Hela,另一个让人闻风丧胆的称号——死神,热衷战争和权力多过婚姻——放眼九大国度,敢娶她的也没几个。而虽然Thor和Loki这次一次性用掉了两个未婚王族成员名额,但Frigga已经决定要把这场婚礼办得空前绝后作为补偿

#锤基/盾冬#After Party

-After party- 


在大战结束后,我本想找Stark先生要一个签名。

这不是普通的签名,起因是我买下了那套经典的钢铁侠战甲。没错,也就大概预支了全年奖学金的三分之一吧。大部分型号过时的盔甲都被捐给了复仇者联盟博物馆,而这是仅有的拿出来对外拍卖的几套中最好的一套。

我央求了Happy先生足足有三个小时,他才终于答应了。

“你想要的话,直接找Stark先生要不就是了,他一定会慷慨答应送你一套全新的战甲。”

但我不想要全新的,我就想要Stark先生穿过的战甲。这里面隐藏着一些不足以为人道的小心思,我不太想说出口。

但当我看着那套珍贵的金红色战甲时,又突...

我不听我不听,你无情你冷酷你无理取闹

看完复联3之后的感觉,就和当初我看了预告片释出Loki举着宇宙魔方那张截图之后发的文字一样

“心情复杂”


我是内地首映当天看的,看完几天之内都不想看到社交媒体上任何关于复联3的消息,也拒绝和所有人讨论,处于一种封闭的、只想自我疗伤的状态里

作为一个还有一丝理性的粉丝,我理解复联3和4将是一场盛大的谢幕,理解迪斯尼和漫威的布局,理解罗素兄弟在对群像的处理上已经尽心尽力


但从情感上不太能接受。

错了,是完全不能接受。


漫威黄金十年布局很成功,接下来又开启一个新的十年,又有新人辈出,或许更加精彩,但是作为粉丝的我们,又还有多少个十年呢


我也不能接受这一代演员...

#柯王子#亲爱的王子殿下【6】

1   2   3   4   5


传送门


门轻轻掩上了。

一个人影独自走了出来。

给了睡梦中的Jack一个吻,Curtis离开了王子的卧室。

他还有另一个重要的约。

快步走过一条通往城堡外的秘密小道,换上毫不引人注目的粗布衣衫,Curtis走过半人高的野草,来到了一栋海边的小屋。

确认了标记,他推门进去,烛火如豆,围着那张破旧的木桌,有十来个人已经在等待。

为首的赫然是与Curtis曾在王城里有过一面之缘的吉列姆。

这位老者的双眼闪动着智慧的光...

#虫绿#私奔

大家新年快乐~\(≧▽≦)/~

身体健康,开开心心~~~~~~~~~~

===============


人实在是太多了些。

列车里挤挤搡搡的,人挨着人,腿挨着腿,无法避免的肢体接触,把人和人之间的私人距离强行压缩为零,每个人都像在和旁边的人进行贴面礼。教养再好的人也只能窘迫地道着歉,并对此没有一点办法。矮一点儿的人四周都是人墙,高一点儿的人也只能看见旁边人的后脑勺。

但大多数人对旁人的后脑勺也漠不关心,不是在自顾自地看手机,就是在闭着眼睛假寐。车厢里浑浊、闷热的空气仿佛凝固成一坨果冻,里面的人都成了果冻里的馅料,随着列车的行驶摇摆着、晃动着,人体的温度将冬夜的车厢内烘得暖融。...

© 东方极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