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极蓝

全凭私心作祟。

#柯王子#铠甲与软肋(番外)

正文戳我


超感谢大家的评论!尤其是 @五鹿世 这位宝宝!好详细XD

原本还以为大家对设定部分不会感兴趣呢……本想一笔带过的说,既然都讲到结局的处理问题,那就补个番外(顺便补个车=w=

食用愉快!

============


列车文明第一法则:维持生态平衡。

——《01号车厢铭文》

 

在列车引擎室的墙上,刻着一行字。

这行字的历史就和列车本身一样久,因为它是在设计之时就被考虑进去的。墙体上被设计出了一个方框,将这行字裱在其中,二者的材质皆用的是采集自太空的稀有金属Vibranium——目前的文明高度所能获取的最坚硬的材质,能保证这行字永远与列车共存。毋庸置疑,这彰显了其重要性。

柯蒂斯此时就站在这行字的面前,久久地凝视。

“生态平衡这个概念,很早就被地球文明所察觉,但直到文明走入后工业化时代都未能对其有足够的重视和执行力度。最终人类的短视,导致了文明的衰亡。”克劳德在旁说道。

柯蒂斯有些意外,他还以为这个身材高大的女人只会用武力解决问题呢。“列车学校也教这些?”

克劳德摇头。“我上车时已经十岁,是威尔福德先生抚养我长大,并亲自授课,让我接受教育。”

柯蒂斯对她使用的措辞很感兴趣。“墙上这句话里使用了一个新词汇——列车文明,而你又提到了地球文明?二者在你看来是不同的吗?”

“当人类无法在地球上延续文明后,他们选择或被迫上了最后的列车。在这个列车上出现的文明,和过去的地球文明并不同。它有自己的特性。”

“说说看。”

“正如您看到的,”克劳德指着墙上的铭文,“这是列车文明的第一要义。地球文明并没有意识到它的重要性,因为地球的空间广阔,生态失衡的行为与后果将以千百年作为单位体现出来,而人类的寿命太短暂,只有极少的一部分智者才能预判将来。但对于列车文明来说,没有任何试错空间,任何一次生态系统的崩溃都会导致文明的衰亡和人类的灭绝。”

“还有呢?”

“生存是第一要义,然后才是道德。”

这点柯蒂斯倒是深有体会。

“如果您对这方面有兴趣的话,我可以把威尔福德先生的手札给您,毕竟他对列车文明的存续问题思考了整整十八年。”

柯蒂斯点点头。“他留下的东西,或许能让我少走一些弯路。”

 

威尔福德在三天前与世长辞。作为一位独裁者,他死得太幸运了;但作为挽救了全人类的伟大领袖来说,他的去世应让所有人都感到惋惜和遗憾。

 

 

对所有文明来说,停滞都会带来衰亡,唯有不断自我完善,文明才有保存的可能。

——《威尔福德手札》

 

“还不睡?”

柯蒂斯放下手札,看到杰克已经洗浴完毕走了出来。他穿着蓝色的睡袍,一边用白毛巾胡乱地擦着湿发。“要是让别人知道我居然还不如一本旧手札更能在深夜吸引我的王夫,恐怕我‘列车第一美男子’的称号就要拱手让人了。”

是的,他们已经成婚了,就在杰克加冕后的一个月。婚礼并没有按照杰克原先想的那样一切从简,反倒是格外的隆重和盛大,

“人们需要一些新的纪念日来重获对生活的信心,”柯蒂斯是这样说的,“再说,这是列车上的第一起公开的同性婚礼,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

“我还以为你会说的更浪漫一些呢,”杰克笑道,“比如给我一个盛大婚礼什么的。”

柯蒂斯在他唇上吻了一下,“我个人偏好给你一些更实际的东西。”

 

当晚,列车长大人身体力行地让国王陛下感受到了他的炙热爱意,从新婚夫夫的车厢里传出的声音响了一整晚,让守在门口的克劳德面红耳赤。

“我们是不是应该小点声?列车卧室的隔音不太好。”杰克全身脱力地挂在他丈夫身上,同情地望向门口。“可怜的克劳德,她还是个未婚的小姑娘。”

柯蒂斯想起他那个虎背熊腰孔武有力的女秘书,和“小姑娘”这个词怎么也不沾边,忍住笑意道:“以后她就能学会给我们一点私人空间了。”

 

列车长的浪漫蜜月期没有持续很久,确切来说是三天——这已经是国王陛下的身体所能承受的极限了。到第四天的时候,柯蒂斯就回到了他的工作岗位上,开始思考被交到他手上的这个重大使命。

活下去。

把人类带上列车,让文明能以另一种形式存续下去,这是威尔福德赋予自己的责任。

但对柯蒂斯来说,他期待达到的目标更高。

 

“看了手札之后,有什么新发现?”

“的确有了一些想法,但随之而来的疑问也更多了。”柯蒂斯揉着自己酸涩的眼眶,自嘲道:“威尔福德怎么会选中一个底层车厢的穷小子来帮他治理列车王国?我最初的愿望,只是希望让底层车厢的人们也能吃上真正的食物而已。”

“——而你现在已经实现了这一点。必须承认,威尔福德的选择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但我或许能稍微猜到一点他的想法了。对现有的列车文明了解的越多,思维受到的限制也就越多。而你却是天马行空、无拘无束的,我们都期待你能带来惊喜。”

“别这样,杰克。”柯蒂斯笑道。“这可是来自伴侣和国王的双重期望,我恐怕自己会有负所托。”

杰克也报之以微笑。“早点休息吧,别太辛苦了,治国不是一两日就能完成的,我可不希望我的丈夫被国事给累垮了。”

“你说的没错,我还是先完成眼前的重要事项吧。”柯蒂斯合上手札。

杰克诧异道:“今天还有什么重要的事?”

柯蒂斯站起来,揽住杰克的腰,“那当然是——保住国王陛下第一美男子的称号啊。”

“我可是在列车周刊上蝉联了整整三年的男神冠军呢。”杰克得意道。然后他话锋一转,佯装不满地说道,“但是听说在最新一期刊载的数据上,你的得票数已经快要赶上我了。”

 “那么我很荣幸拥有全人类的梦中情人。”柯蒂斯亲吻着他的嘴角,和冒出来的些许胡茬。

“你把胡子剃掉会是什么样子?”杰克捧住他的脸,“我还从来没见过。”

“说不定会让你吓一跳。”

“那就剃干净让我看看。”

柯蒂斯连忙摇头。“你不觉得列车长应该稍微保留一点威严感吗?”

“你不需要胡子也能做到这一点,克劳德现在简直把你当做神一样在崇拜。至于其他人嘛……你都娶到他们最爱的杰克王子了,还不够?”

“现在是国王陛下了。”柯蒂斯的手指灵活地解开了他的浴袍衣带。如他所料,里面什么也没有穿。

杰克却突然后退一步挣脱他的怀抱,把浴袍裹紧:“我突然想起今晚还有事,你自己睡吧。”

“还在记恨那次?”柯蒂斯不容他退却,又上前一步把人拉到床上坐下,撩起了他的浴袍下摆。杰克的大腿上有一道狰狞的疤痕,离大动脉非常近。“假如扎偏了一点点的话……”柯蒂斯现在想起来都觉得后怕。他跪下来细心亲吻那道疤痕。“抱歉,我再也不会让你在我眼前受任何一点伤害了。”

杰克反而有些羞赧起来。“你已经道歉了一百次了。

“一百万次也不够。国王陛下愿意原谅我吗?”

杰克假装认真考虑一下。“那就要看你今晚的表现了。”

 

列车开动啦!污~~~~

 

 

两人并肩躺在床上,身上尽是粘腻的汗水和不知名液体,床上也一塌糊涂,但谁都不想这么快起身去洗浴。

杰克已经累得脱力,瘫在柯蒂斯的臂弯里,一动也不动。柯蒂斯平复着呼吸,手指无意识地拨弄着他的头发。他很习惯在情事之后思考问题,因为此时大脑已经被放空,反而能更加专注。

“你打算怎么做?”杰克仰头望着他。

柯蒂斯吐出一个单词:“阶层。”

杰克很意外,他没想到柯蒂斯会从最难的部分入手。“你要动那帮权贵老头子?他们可是块最难啃的骨头。毕竟他们的地位形同列车创始人的,没有他们提供的原始资本,也就没有这辆列车。”

“而他们也为此享受了一十八年,足够久了——事实上,是太久了,是时候挪挪屁股,让出点空间给别人了。威尔福德早就在暗地里一步步把他们的权力架空了,只等我这个新人来动手宰杀这群老肥羊。”

“威尔福德那个老滑头,自己不动手,把什么烂摊子都丢给你来收拾。确实,阶层固化,蛀虫滋生,这已经成了列车的一大痼疾。我支持你。”杰克看着他刚毅的侧脸,忍不住凑过去亲了一口,“就喜欢你这种冷酷劲儿。”

“床上也喜欢?”柯蒂斯故意逗他。
杰克飞了他一眼,但还是诚实地答道,“床上也喜欢。”

 

“底层是站在你这边的,中层嘛,丢点小利益他们就会龟缩在自己的地盘里不动,剩下的少数权贵,势单力薄,到时候要向他们下手就容易多了。”

柯蒂斯点点头。“等重新打通阶层流动的通道,我就可以开始考虑平衡人口的问题了。像原先那样用暴动来批量减少人口的做法肯定不行。威尔福德信奉的是生存比道德重要,但他做的太极端了。我觉得,远远有更多更好的办法。”

“听起来你已经有了初步计划?”

“第一步我们已经率先做出了表率。”

“鼓励同性成婚?我原以为这桩婚姻在政治上的好处都被你物尽其用了,没想到还是一石三鸟。”杰克假装不满地说道,“那不行,感觉好处都让你占尽了,跟你结婚太便宜你了。

柯蒂斯笑道:“我的确是捡了个大便宜。谁让我有国王陛下站在我这边呢?”

杰克又笑了一下,继续问道:“同性人群毕竟是少数,你还打算怎么办?

柯蒂斯没有马上正面回答。他望着窗外影影绰绰的月光,悠悠说道:“威尔福德的确是个天才,但他太沉迷于列车游戏了。他只想永远生活在火车上,却丝毫不肯对外面的世界看上一眼。”

“外面?”杰克惊讶道,“你想离开列车?”
“我们不能留在这里一辈子。或许我们能,但人类的下一代呢?下下一代呢?下下下一代呢?”

杰克若有所思。

柯蒂斯继续说道:“列车是个培养皿,它不能替代大自然。文明在这里只有存,没有续。不管是规模还是可能性,都深受列车这一种形式的限制。正因如此,人类才永远生活在对引擎故障或失效的担忧中,整个文明笼罩在一种放纵、荒诞、恐惧、绝望的氛围里。”

“而你想探索出人类新的出路。”

柯蒂斯点点头。“我们不过分限制生育,也不用屠杀的方式来解决人口。人口多有什么不好?人口是文明的基石。既然我们不是有多余的人口,为何不鼓励开荒?”

杰克眼睛一亮。“就跟15世纪中期欧洲人开始探索新大陆一样?”

柯蒂斯赞许地附和道:“就跟探索新大陆一样。不过这次人类要做的,是重新探索地球。”

他看着窗外一望无际的寂静夜色,斩钉截铁地宣布——

“人类将进入新的探索时代。”

柯蒂斯的这句话,标志着列车文明开始走向新纪元。

 

“还有吗?”杰克不由得坐直了身体。

“还要大刀阔斧头改革的,是教育。现在的洗脑教育只能培养出顺民,却无法得到真正的人才。既然我们决定从保守型向进取型转变,就需要更多人才,形形色色的人才。我要把列车监狱车厢里的人都用起来,不能让他们白白浪费粮食。不然这些囚犯的生活也太悠闲惬意了,我这个列车长都要劳心劳力呢。”

杰克笑道,“南宫民秀现在每天就在花房里晒太阳。”

“让他教书去!”柯蒂斯大手一挥,前列车安保设计师此时还不知道,自己的好日子就这样到头了。

 

杰克简直睡意全无,还想追问更多,但柯蒂斯及时制止了他。“再聊下去,天都要亮了。睡吧,明天还有好多事要做呢。”

他这么说了,杰克只得意犹未尽地缩回被窝。“晚安,柯蒂斯。”

柯蒂斯在他额头上印下一个吻。

“晚安,我的爱。”

 

-the end-

评论(8)
热度(97)
  1. qqqq东方极蓝 转载了此文字
© 东方极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