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极蓝

全凭私心作祟。

#狼队#Memory【下】


这天Scott收到一个快递。

包裹上写的是他家的地址,可收件人写的是Logan的名字。

Scott前思后想,克制住了拆包裹的冲动,在Logan来接他去学校时把包裹交给了他。

“应该是给你的,不知道为什么寄到了我家。”他故作轻松地说道。

Logan僵硬地接过包裹,还看了他一眼。幸好Scott并没有问诸如“为什么你的东西填了我家地址”之类的问题,他一点都不擅长寻找借口。

Logan掂量着包裹,拿在手中没什么分量。他疑惑地撕开了包装纸——

里面露出宝蓝色丝绒外壳。

Logan的手一顿,Scott吹着口哨假装在看别处。

拆都拆了,Logan干脆地撕掉整个外包装,打开盒子,里面是一条项链。

铂金的链条款式简洁大方,吊坠是一块狗牌,Scott一眼看到上面镌刻着“Cykerine”。

Scott等着他说点什么解释一下,就算是敷衍搪塞也好,然而Logan只是若无其事地把项链收进怀里,“走吧,要迟到了。”

 

Scott敢打一百个包票,那东西是自己买给他的。因为他之前在查看自己过去一个月账单的时候——是Jean教的,先从了解自己开始,所以他看了自己的网页浏览记录、购买记录,还有信用卡账单之类——的时候,发现最近有一笔很大额的支出,是用于在某著名首饰品牌店里订做了一条特别的项链。

他现在可以用教授的生发水打赌,他跟Logan之间一定不是所谓的“关系不好的同事”。

但也总不能直接上去就说:嘿,你知道我失忆之前跟你是什么关系吗?既然人家都没主动提,肯定是想让某些事情过去了就过了吧。

啊。

这么想想真是让人不爽。

 

那种难以忍受的焦躁感、浑身都难受的别扭劲又出现了,Scott别开头看窗外,不想跟他说话。

而Logan也感觉到了他的低气压,却保持着沉默,好像并没打算挽回这段关系,这让Scott更加气愤。

学校终于到了。

Scott打开车门,正想直接冲出去,又按捺住了。

他转过头,对Logan露出一个不能再明显的假笑:“谢谢你特意送我来,以后不、用、麻、烦了。”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因此他错过了Logan在背后露出复杂的苦笑。

 

 

“我想请假。”

Scott在草地上看着一群熊孩子正在进行初级格斗训练——扎马步,Peter是他们的老师,他能同时纠正所有学生不对劲的姿势然后还能抽空过来跟Scott聊天。

“请假干嘛?”

“去看心理医生。”

“你有病?”

“你才有病。”Scott翻了个白眼,而Peter早就在几百米外,浪费了他的表情。

“那你为什么要去看心理医生?你不是把过去忘得干干净净的吗?照理说最没有烦恼的人就该是你。”

“问题就在这里。”Scott皱着眉,“很奇怪,过去的、遗失了的记忆,一直还在影响我的情绪,而且都是负面影响。”

“看什么心理医生,你去跟教授聊一聊得了。教授了解过去的你、现在的你、不为人知的你——你在教授面前整个人都是透明的。”

“……听起来有点可怕。”

“嘘……”Peter竖起一根食指,“不要说教授坏话哦。”

“为啥?” Scott看了一眼距离草地大概有那——么远的办公楼,“隔这么远他都能听到?”

“年轻人,你对X教授一无所知。”Peter怜悯地看着他,“只要教授想,他连大洋彼岸的人在想什么都能知道。”

“……但教授是那么小气的人吗?说句坏话都不行?”

“教授不是,我爹是。应该说,我爹遇到跟教授有关的事情就会变成非常小气、睚眦必报的万磁王。别问我为什么教授想的什么我爹都知道,纯洁的我根本不想说他们经常在脑交。”

“……”

Scott感觉自己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要被万磁王灭口的大秘密。Peter笑得可坏可坏的,在以光速溜走之前,Peter又补了一句,“我感觉你失忆之后智商确实下降了。”

 

听从了多动症少年的建议,Scott来到X教授的办公室。走到门口的时候他的步子不由自主地就放慢放轻了,不知怎么原本的焦躁全都戛然而止,好像只要靠近这里,心里就会觉得很平静安宁。

他抬起手准备敲门,就听到里面传来X教授的声音:“请进,Scott.”

X教授坐在他宽大的办公桌后面,面前放着一本摊开的厚厚《变种人编年史》,抬头看着他,好像不用他开口就已经知道了他的全部来意。

“教授,我记得……您曾经说过,可以恢复我的记忆。我想要回我的记忆。”

果然教授并不诧异他提出这样的请求,他毫不动容,只是温和地解释道:“我之所以不愿意这么做,是因为我觉得让你自己慢慢想起来对你而言更容易接受一些。假如是我来帮你恢复记忆,过去的记忆就会像洪水一样喷涌而出,而人的大脑的承受力是有限的。”

“是的,您确实这么警告过我。”Scott点点头,“可是——我想知道自己情绪的来源,想了解所有关于自己的谜团。我不想再继续胡乱猜测下去,被没来由的情绪牵着走了。”

“记忆是属于你的,我无权阻拦。只是我想告诉你,记忆可能会是个潘多拉之盒,而一旦打开,就无法再关闭了。”

“我明白。”

“你想好了?”

“想好了。”

 

X教授伸出一根手指,轻轻搭在他的额头上。

“承受不住的时候告诉我。”

他话音未落,Scott就感觉像有一大片画面声音和情绪向他奔涌而来,如奔腾的浪潮,将他席卷其中。

 

他记起来,他能力的觉醒一开始就伴随着厄运。有人把他从学校掳走,关在狭窄的牢笼里。

为了防止他误伤他人和自己,他们在他的双眼上蒙上了纱布,突如其来的失明、眼睛的不适,还有离开熟悉的环境和亲人,一切都让他绝望又无助。

他听到金属切断金属的声音。在一片耀眼的红光里,他看到一个挥舞着金属狼爪的男人,切断了监牢上的锁。

原来他和Logan相遇的那么早。

 

Alex把他送到了Xavier天赋少年学校。X教授教他如何控制自己的能力,Hank为他量身打造了一副眼镜。

他学的很快,成为了第一批能出任务的X战警。然后他们救了一个人。

“Logan,这是Scott,他救了你。”

但那时候Logan并不知道眼前这个骄傲又得意的青年,X战警里的新秀,就是他曾经救过的那个弱小惊恐的男孩。

 

他和Logan有很长一段时间的不对付。Logan的敌意很重,对每一个人都心怀戒备。而他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想要去招惹这匹狼。

渐渐他们从对手到了队友,也开始有了不言自明的默契。

在一次任务中,他们中了陷阱,他让Logan带着人质先走,自己留下来对付敌人,差点葬身洪流。

Logan拿着他那副遗失的眼镜,在数百里之外找到了昏迷不醒的他。

一向坚强的硬汉老狼居然痛苦到落泪,“我愿意做任何事情,只要你醒来。”

他其实已经恢复了意识,只是神经还处于麻痹状态。等能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那要是我想做你的男朋友呢?”

 

于是他们就没羞没臊地在一起了。

但是和Logan交往,需要承受比普通人更大的压力。Logan的自愈能力非常特殊,使得他的寿命会比一般人长很多。Scott不觉得这是命运的恩赐,因为Logan也被迫承受了比一般人多得多的离别和苦难。

而Logan脑袋里还埋有一颗定时炸弹,那就是他混乱不堪的记忆。

教授的头发、小淘气的皮肤、还有Logan的记忆,就是X学院里三大不能触碰的禁忌。

但炸弹还是爆炸了,因为他们遇到了剑齿虎。

剑齿虎熟悉Logan的一切,他们曾经作为兄弟在一起生活了近百年。

最后剑齿虎虽然被众人击退了,但他引爆了Logan脑海里的炸弹——他被清洗掉的部分记忆。

 

他不知道Logan找回的那部分记忆里有什么,因为Logan从来没说过。他只知道,Logan独自一人待着发呆的时间越来越长了。

终于有一天,Logan对他说,“我们两个在一起,从一开始就不是什么正确的选择。”

他很震惊,也觉得很荒谬,但他当时正准备出任务,于是说:“我现在不要和你谈这个。等我出完这次任务回来,我们再好好谈谈。”

这样说也是想拖延一段时间,让Logan冷静一下,让他想出解决问题的办法。

没想到Logan说:“不,Scott……我要走了。”

“走?你要去哪里?”

“现在还不知道。”

“你只是想要离开我?”

“我爱过的人,都没有好下场。”

又是记忆在作怪。Scott十分气愤,“可是在你想起那些乱七八糟的过去之前,我们一直好好的啊!”

“过去是过去。”

这头冥顽不灵的老狼让Scott口不择言,“说到底你就是想分手是不是!分就分,我再也不想看见你!”

 

然后他在出任务的时候,遇到了一点意外。这种意外其实在以往出任务的时候也很多——从高空摔落。但特殊之处在于,这次他砸到了头,从而引发了轻微的脑震荡和海马体损伤,以至于忘记了很多事情。

既然忘记了,两人的关系就再没有再修补的空间。

忘了就是一切清零。

 

 至此,一切都讲通了。

Scott勉力站了起来,挣脱了X教授的指尖。

“够了,教授,我想回去消化一下。”

他跌跌撞撞地走出去,头疼得想撞墙。搞什么?原来他和Logan已经分手了。早知道他就不请教授帮忙恢复记忆了,记起来还要再失恋一遍。

Fu*k,他失恋了。

而且是因为什么见鬼的狗屁理由。

 

什么“通过寻找负面情绪的源头来消除它”真的太他妈不靠谱了。

知道了源头之后不但没有消除负面情绪,反而更……更糟糕了好像。Scott打了个酒嗝。

他躺在自家的沙发上,手里抓着一瓶酒。这张沙发特别大,是他和Logan一起去选的,因为要“质量结实到可以承担两个人的体重”,还可以“无所顾忌地在家做一些羞羞的事情”。

记忆真他娘的不是个好东西。

现在满脑子全是Logan、Logan、Logan.

干脆谁来给我一棍子,把我砸晕算了。

Scott顺手又灌了一大口酒。

是谁说的,失恋之后只要狠狠地醉过一次就没事了。他突然觉得……头有点晕……

Scott站起来,只觉得天旋地转。他走到洗脸池,用冷水浇了浇脸。

好像帮助不太大……他迷迷糊糊地抬起头,突然看到镜子里一道刺眼的红光,长期出任务形成的躲避危险的直觉让他下意识地头一偏,避免了红光对眼睛的直接伤害,只觉得脸上、脖子、肩膀都火辣辣地疼。

 

镭射什么眼啊……这种没有用的技能。让他的世界从此只剩下红色,再也不能在没戴眼镜的时候面对任何人。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他的窗户前面,隔着好厚一堵玻璃墙呢。

难怪别人会看不清他的心意,会想离开他吧。

他听到了脚步声,但是躺在地上懒洋洋地一动也不想动。

“Scott?……Scott!”

 

醒过来的时候,迎接他的是醉酒导致的头痛、伤口的疼痛,还有Jean毫不留情的数落。

“满屋子酒气!到处都是空酒瓶!你还躺在浴室地板上装死!你是脑子秀逗了吗?没事在家喝醉了然后烧自己玩?右侧从脸颊到肩膀好大一块烫伤你知道吗!”

“Jean……”Scott虚弱地喊道。

“干嘛?”

“能不能拿个脸盆给我……我……想吐……”

他话音未落就吐了出来,Jean一脸嫌弃,“没事学人家酗酒干嘛,Logan也不管管你。”

Scott吐完觉得好受了些,有气无力地说道:“我们分手了。”

“啊?”

 

“……事情就是这样的。”

Jean大叫起来,“不就是他一时中二然后你一时赌气吗?然后那个混蛋就把气话当真?竟然真的搬走了?!”

心里又一阵难过的情绪涌上,Scott抱住枕头假装睡觉,拜托让这件事快快翻篇吧!拜托谁也不要再提了吧!

然而Jean并没有放过他:“天哪你们都在一起几年了?有五六年了吧?”

“对他来说又不算很久。”半晌,Scott闷闷地说道。

“可是都——”

“好了,”Scott一阵烦躁,“不要说了。”

“喂。你不会是真的就这么算了吧?”

“那不然呢。他还不知道我恢复记忆的事情,就假装我什么都不记得,让事情过去算了。”

“你是不是男人啊……”

“他都要走了我有什么办法!”

Jean怜悯地看着他。

“干嘛?”

“像你这样脾气大年纪也不小了,现在还很有可能毁容了的人,以后怎么找男朋友。”

“……话说回来,美貌又多金的Grey医生你好像也还没有男朋友吧?”

“哼,Scott你一点都不可爱。”

 

结果第二天Scott只能半张脸和脖子、肩膀都包着纱布去学校。

Peter一看到他就怪叫起来:“你这个工作狂!不会是偷偷去出任务了吧!”

Scott不答,Peter就一直追问他怎么搞的,他被烦得实在受不了说道:“照镜子的时候被自己烧的!行了吧!”

“……Scott你真的不考虑从小学重新读起吗。我觉得你的智商已经退化到感人的地步了。”

照镜子以至于被自己的能力误伤……这种事说出来确实跟段子一样……Scott垂头丧气,伤口又痛,还有伙伴们无情的嘲笑。

 

他没受伤的那边肩膀突然被人轻轻拍了一下,Scott没好气地说道,“干嘛?我知道自己蠢啦。”

结果他转过头,看到是Logan站在背后。顿时心里酸楚起来,但还装作轻快的语气说道:“没事,只是烫伤了一点点而已。其实不严重的,就是Jean喜欢小题大做,包扎得比较严重而已……”

Logan神色复杂地看着他,没有说话。

Scott不看他,眼神在旁边游离,“听说你要走了?什么时候走啊。临走前要不要大家一起吃个告别饭什么的……”

“你怎么知道的?”

Scott随手一指,“他们说的。”

“我还没跟人提过我要走的事情。”

“噢。”被拆穿之后Scott也面不改色,“那我记错了。”

好在Logan也没有追究。Scott看着他,总觉得他神色复杂,看起来有很多话要说,但最后却只简单说了句:“伤口别沾水。”

就这样?

Scott目瞪口呆。

就这样?好像以前跟自己爱得死去活来的男人不是这个一样。

 

Scott忍不住说道,“真要走的话,把项链还给我吧。”

“什么?”

“就是那根,上面刻了我家密码单词的项链。”Scott低下头,盯着自己的脚尖。“那种不合时宜的礼物……反正你留着也没什么用处,还给我吧。就当……就当是我忘记家里密码的时候的提示牌。”

开玩笑,怎么会忘呢。

 

“Scott,你是不是想起来了?”

“……嗯。”

Scott没有看他,心里杂七杂八地想了一堆有的没的。他想起他问Jean,正常人是怎么处理分手的?——爱过,不后悔,你走好。死缠烂打可不是他Scott Summers会做出来的事情。

Logan伸出手,好像想摸一摸他的面颊,手举到半空又放下了。

“……保重。”

卧槽听起来怎么那么像永别赠言啊?!Scott一个箭步上前,抓住他的手臂,“你要去哪?”

Logan看着他,他又讪讪地放开了手。“哦,我是说,路上小心。”

 

 

Jean走进来,看到Scott又像尸体一样摊平躺在沙发上,气就不打一处来。

“我听说Logan在退租,他要走了?”

Scott一动不动,无精打采地拖长声调说:“走……呗……”

“你就这么让他走?你……你就不会不舍得?”

“难……受……”

“难受你还躺在这?”

Scott翻了个身。“不然呢?他已经决定了。你又不是不知道那个狼有多倔。”

Jean已经彻底被他击败了。

“好吧,你都不急,我白操什么心。起来,换药了。”

Scott不情不愿地坐起来,把受伤的一边对着她。Jean小心的揭开上面的绷带。

“你哭过了??”

“没有!”

“别狡辩了,这上面都结了一层盐霜了。”

“出汗出的。”

“你就嘴硬吧。”

Scott任她在脖子上涂新药,然后拿起一卷纱布准备往上缠。他突然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

“怎么了?”Jean莫名奇妙。

Scott取过她手中的纱布,扭身就往外走。“突然想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回见!”

人立刻就跑得没影了。

 

 

他不是往Logan那儿去还能是哪呢。

Logan听到敲门声,打开门就看到Scott站在门口。没缠纱布,伤口焦黑一片,看起来怪可怕的。

Scott劈头就问道:“为什么想离开我?因为诅咒?跟你在一起的人都没有好下场?”
“……进来吧。”

Logan退开半步,打开门。

Scott往里走,只见行李都收拾好了放在墙边。他一阵心惊肉跳,生怕自己晚来了半步,只剩下空房。

 

是他们早就说好了但一直没有实施的“认真谈谈”。

“我曾经因为梦魇弹出了钢爪,伤害了枕边人。”

“你怕我会有同样的遭遇?我可不是对危险束手无策的人。”

“不,”Logan摇头,“我无法信任自己。”

“自从能力觉醒后,我就永远要依赖眼镜生活,不能摘下眼镜、不能失去意识,不然就会误伤到自己和别人。难道我们有什么不一样吗?好了我知道你是瞧不起我没有自愈能力。”

Logan哭笑不得,“不是……”

Scott摘下眼镜,双眼紧闭。“瞧,没有了眼镜之后我只是个瞎子,而只要一睁眼,就一定会失控。我是不是比你还危险的多?”

他从口袋里掏出纱布,把纱布蒙在眼睛上,在脑后系了个结。

“但是,镭射眼的杀伤力虽然巨大,却可以被这样一条薄薄的、脆弱的、一扯就断的软纱布束缚住,从而形成一道有力的屏障。如果你担心自己的能力会伤害别人,需要束缚的话,为什么不让我成为那个束缚?至少在你失去理智、失去自控的时候,还有人在身边可以帮助你、唤醒你。我虽然没有自愈力,可是也皮糙肉厚,被激光扫射都没问题。”

“别说了。”Logan看着他的伤口,终于露出心疼的表情。“为什么会误伤自己?”

“失恋,酗酒,喝多了。”

“你是不是傻?”

“是。”Scott干脆利落地承认道。“你要走的话就带我一起走吧。我虽然没什么用,拖后腿还是很在行的。”

Scott知道Logan在顾虑什么。寿命长短。生离死别。

“自我放逐救不了你,只会增加更多痛苦和回忆。你都有勇气和我谈恋爱了,没勇气做别的?难道谈一段不分手的恋爱不是世界上最困难的事情吗?”

 

Logan被他逗笑。

“谁说我要走?”
“啊?”这下轮到Scott大惊,他下意识想睁开眼睛确认,却又被纱布蒙住了。他伸手摸索眼镜,Logan把眼镜递到他手里。

“可是你不是连行李都收拾好了吗?”

“我是要搬回去,不然某人蠢到照镜子都会把自己烧伤,我怎么放心的下。”

“……Jean。”Scott叹了口气,狐疑地看着他,“你是什么时候决定不走的?”

“你猜。”

Scott想了想。“看到我被烧伤的时候觉得很心疼于是决定不走了?”

“不对。”

“我失忆时候的蠢萌模样打动了你?”

“不对。”

“你根本就没想走?这一切是你送给我的生日惊喜?”

“……离你生日还有好几个月呢。想什么呢。”

“那是什么时候,我想不到了。”

Logan从怀里掏出那条狗牌项链。

“收到它的时候,我就决定不走了。”

“那你后面为什么还对我那么冷淡!?”

“因为记忆不对等啊。我虽然决定要留下来,但是你根本就不记得我,也还没有原谅我。”

Scott鄙夷地看着他。

“一条狗链就把你收买了?!”

“我可是知道某人花了半年的积蓄买了这条狗链。”

“金钱就把你收买了?!”

Logan被他气笑了,撸起袖子:“你过来。”

“干嘛。先说好,我可还没有原谅你。你打算做什么来讨我的欢心?”

“我打算先揍你一顿,然后再揍你一顿,揍到你心服口服为止。”

“哼,身为X战警的小队长,我可是威武不能屈的男人!”

“那就脱掉衣服揍。”

“等等!我觉得事情还有商量的余地……啊嗷!”

………………

 


-the end- 

评论(7)
热度(381)
© 东方极蓝 | Powered by LOFTER